为什么一些人想要感染上,?

核心提示:为什么有人想要感染上hiv病毒?这是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bug 似乎要求感染上hiv。核心提示:为什么有人想要感染上hiv病毒?这是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bug 似乎要求感染上hiv。他们被称为“bug chaser”这是原因他们实际上是在“追逐”“疾病”---hiv。

    
  译者注:bugchasing一词是俚语指的是为了感染上hiv与hiv感染者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而参与这种行为的人就是bug chaser。本文译自the conversation网站上的“do some people really want to get hiv? i spoke to ‘bug chasers’ around the world to find out”原作者为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社会学博士生jaime garcía-iglesias。当看到这篇英文新闻时着实感到吃惊。

    作为一种迄今尚未治愈的疾病hiv一直在不断危害着人类的健康。即便如今已有药物控制hiv感染但是鉴于hiv感染者需要终生服药昂贵的抗hiv药物而且还忍受着有关的副作用以及难以消失的精神压力和社会歧视在此大声呼吁大家还是离开hiv为好。另外鉴于西方社会上存在着bugchasing这样的耸人听闻的现象这里就编译一下供大家了解一下目的是给大家敲响警钟警醒世人为了寻求刺激或者其他难以启齿的理由想要感染上hiv是不可取的这不仅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他人。

    以下为正文。  为什么有人想要感染上hiv病毒?这是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bug 似乎要求感染上hiv。他们被称为“bug chaser”这是原因他们实际上是在“追逐”“疾病”—hiv。  但是他们真的想要吗?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社会学博士生jaime garcía-iglesias采访了英国、美国、法国和澳大利亚的男性。尽管他们都认为自己是bug chaser但是他们的经历却截然不同:一位69岁的男子一生为艾滋病慈善机构工作;另一个较年轻的受访者是色情表演者。

    对其中的一些人来说bugchasing在他们的性行为中扮演着次要角色;对其他人来说这是他们唯一能想到的。一些人访问bugchasing网站来寻觅艳遇或者进行手淫;其他人仅是花了很多时间在网上与他人交往。

      bug chaser首要是盲目痴迷hiv。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世代和国家。虽然与garcía-iglesias交谈的一位受访者对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aids又称获得性免疫缺乏综合征是由hiv感染导致的)危机有着清晰的记忆但是另一位30出头的受访者是在hiv不再是死刑的时候长大的。  确定寻求bug与性行为有关的恐惧但是我喜欢这种恐惧”。一位来自英国伦敦的60多岁的男子将hiv与他的朋友的死亡关联在一起这驱使他渴望感染上hiv即便他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还有一个人认为“作为一个男同性恋者hiv必须成为我的一部分别国它就意味着我还不完整”。每个人都不同的动机。  鉴于bug chaser通过互联网进行通信研究人员着重分析了bug chasing网站从而确定了bug chaser是少数人转向互联网寻觅性伴侣。  gallo是一名来自美国加州的33岁男子他作为一名色情表演者在网络上保持着半专业的形象他认为许多网站提供的所谓匿名性创造了“一个环境在那里[bug卸掉他们[彼此间]的伪装。

    ”  这显现了在这些网站上匿名和相互鼓励如何创造一个环境在那里针对用户的话语不应当总是只看表面—它们不一定是线下行为的标志。实际上这是大多数以前的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考虑的问题。  事实还是幻想?  记者richard pendry针对主题“bug chasing:幻想还是事实?”发表了他的文章。这是一个合情理的问题。毕竟在“现实世界”中幻想某些东西与线下寻求它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一些人来说bug chasing是一个现实。作为一名bug迷人的强烈的”。milo是一名20多岁的法国人他停止显现前预防用药(pre-exposure prophylaxis prep)进行匿名的随意的性行为—“对我来说真正的转折是不用管它会发生什么”。  在这些人中一些人确实感染上hiv:寻求hiv多年的gallo终极在2016年变成hiv阳性。然而其他人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他们的幻想和实际行为之间可能存在着紧要关系。

      马克是20多岁的伦敦人他对bug chasing越来越感兴趣并与hiv阳性伴侣进行无保护的性行为。然而他通常在早晨感到懊悔并采取显现后预防(post-exposure prophylaxis pep)措施。另一位受访者表示他一想到被hiv感染就兴奋起来但还是参加了prep impact临床试验。  prep和pep的使用显现了他们的幻想和现实之间的言行相诡。他们并非完全是幻想者这是原因他们带着bug chasing的意图发生性关系但是他们也并非完全不面对现实因此他们积极采取行动:通过prep和pep预防hiv感染。
  对有些人来说bug chasing只是一种幻想。roy是英国的一名年龄较大的男性他在网上虚构出几个更年轻的bug chaser人物角色并通过这些人物角色与世界各地的其他男性进行交谈但却别国透露他的真正身份。当被问及他是否愿意过他虚拟的“人物”的生活时他回答说:“不这不是真正的。

    [这些人物角色]首要是为了娱乐我仅在中断时手淫一下。

    ”对于roy来说bug chasing纯粹是一种幻想几乎不可能成为现实。事实上一位受访者指出70%的bug chaser在网上仅是幻想它。  在允许研究人员确定bug chasing是否对公共健康构成威胁的情况下探究bug chasing究竟是幻想还是事实是有意义的。不过它也让我们能够探究bug chasing超出现实的幻想。在这样做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激发bug chaser的欲望如亲密、关系和归属等欲望。

  这让我们能够将这些欲望置于性幸福的核心从而有助于我们解释hiv在当今社会中扮演着何种角色以及它在21世纪对男同性恋者的意义或感觉是什么。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